画廊简介 | 问古斋书画 | 文玩杂件 | 艺术观点 | 历代名作欣赏 | 最新资讯 | 书画论坛 | 字画收购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问古斋书画社 >> 艺术观点 画廊追求“务实、诚信”的宗旨,倡导“专业、稳健”的企业文化,力争在几年内打造成国内一流的书画经营机构。 
       精品欣赏
      郑重声明

长年收购名家作品
销售只对VIP客户开放

        艺术观点
任伯年《纨扇仕女》赏析并题外话

 

清 任颐《纨扇仕女》125*63.5cm 设色纸本 立轴 1880年作

    嘉庆和道光年间,在传统故事、风俗、道释画都呈衰微之时,仕女画的成就却达到了顶峰。由于当时的仕女画既契合了审美风尚,同时又注重刻画人物的心理,具有文雅、俊秀之特点,一时间为社会各阶层广为推崇。

    清人高崇瑞在 《松下清斋集》记载了当时仕女画盛行的状况:“天下名山盛水,奇花异鸟,唯美人一身兼之,虽使荆、关泼墨,崔、艾挥毫,不若仕女之集大成也。”任颐便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之一。

    任颐(1840-1896),初名润,字小楼,后字伯年,浙江绍兴人,寓居上海,擅长人物、花鸟、山水,尤精人物肖像。他工细的仕女画近费小楼,代表作有《梅花仕女图轴》(藏于故宫博物院);夸张奇伟的人物画法陈洪绶,线条流畅,起笔多顿点,装饰性强的钉头描则学自任薰。晚年吸收华岩笔意,更加简逸灵活。

    作为海上画派的首领人物和杰出代表,后人给予他极高的评价——蔡若虹先生称“任伯年是中国近代绘画的巨匠”,徐悲鸿则更将他推崇为“仇十洲以后中国画家的第一人”。这些评价对任伯年而言,是当之无愧的。客观来看,任伯年的艺术既遵循了前代的优秀传统,又融入了西画造型中写实的因素,开创了人物画的新面貌,概而言之, 即“学古而变、 取洋而化”。从这一层意义来看,可以将任伯年的人物画看作中国传统人物画向近现代人物画跨越转变的一个坐标。为此,任伯年的绘画不仅是传统的,而且又是有别于古人的,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后人评价他说:“他的艺术风格,生动雅丽,明快清新,题材广泛,意趣盎然,形象准确,神态逼真,构图新颖,设色妍雅,运笔如风,既不同于赵之谦的朴素,虚谷的冷逸,更有别于吴昌硕的浑厚。任伯年绘画艺术以个性鲜明的艺术,为死气沉沉的清末画坛吹入了一股新鲜空气。其绘画取材广泛。作品反映现实生活,具有深刻的社会内容,寄托个人情怀,具有一定思想性。造型简练、准确,生动传神,手法多变。把民间艺术、传统绘画艺术、西方造型艺术有机相结合。在用色上“运用色破墨,墨破色,水冲色,粉冲色,水、色、粉、墨相互渗透,一色为主,众色为辅。在构图上,运用传统散点透视和西方焦点透视关系;疏密与躲藏关系;主从关系,以奇特构图为人称道。”

这件《纨扇仕女》是任伯年40岁时的作品,技法已经非常成熟、风格鲜明,作品描写了一位执扇女子低眉默坐的形象,表情安雅,若有所思,体现出古代女子的温良贤淑,体现了中国传统的审美思想,也从反映出当时的审美风尚。

    任伯年的构图经常出人意料,这件作品也不例外。数丛新篁居然用深重的墨色安排在画面中间作为前景,却丝毫没有抢夺主体的嫌疑,也体现出这位海派巨擘的不凡功力和在视觉方面深厚的艺术素养,也体现出作者的创造性。这在以前 的画家作品里是很少见的。整个构图的外轮廓呈现为正三角形,画面稳定、安然。

    传统中国画的空间关系处理与西画不同,西画会利用形体本身的透视关系、体积关系用明暗调子的对比来处理空间,中国画则是更多的利用线条之间的搭接来表现空间,前者利用科学手段,后者更多借助人的视觉经验判断。任伯年的中国画属于传统中国画,虽然在前人基础上有所突破,打破了传统的一些条条框框,但仍然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这与后来的岭南画派有很大不同。他利用竹、石、人在画面中的前后安排来表现空间关系。利用三种物象之间的遮挡来表现空间,分出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的墨色从前往后呈现“重、淡、重”的排列,体现出一种节奏感和变化。

    任伯年在画面整体感觉方面的把握是很成功的,这一件作品,他利用头发的团块重墨把人的视觉引向面部,同时分别在头部距离稍远处分别画两组重色竹叶,使之遥相呼应,也让头发的重色不显突兀。而且为了增加更多的变化,在重色使用方面,他肯定考虑了左边石头有些单调和整个画面的重色排列,又把左下侧的石头加了重色的草。但这几组重色又有微弱的色差,不使其雷同。为了突出作为主体的人物,任伯年不惜笔墨,对面部的刻画细致入微,变化非常丰富,并且对面部、衣服、纨扇进行敷色,以起到突出出主体、吸引视线的作用,头部的花朵则施以淡朱,以达到丰富画面又不抢夺画面主体的目的。整个画面黑白灰关系明确,色调秀雅清丽、明快清新,与仕女的清秀纤细的特征极为吻合,整个画面被营造的犹如溪流潺潺,清风徐来,非常典雅、耐人寻味,如一首欢快的轻音乐在空气里回荡。

    当今的画坛,这类格调的作品已经难以得见,满目的浮躁之气、火气、霸悍之气、俗气、市井气,体现出人们在社会大变革面前的不同程度的浮躁、急功近利的心态,都在注重“一眼看上去”的效果,注重视觉冲击力,都在注重“秒杀”观众,而观众也没有时间坐下来,细细品味作品,享受艺术家制造出来的视觉愉悦。文雅、优雅、淡雅、高雅、古雅在缺失,代之以粗俗、低俗、恶俗、艳俗、鄙俗,这与中国长时间审美教育的断层,审美水准的低下密切相关,体现在艺术品市场上,我们在为审美水准的低下埋单。但反过来想,赝品泛滥也有它的积极意义——让那些审美水准低下的人付出点高昂的学费,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这样,会引发大家的反思。这次“两会”期间,通过了《让书法走进课堂——关于在全国中小学义务教育课程中恢复书法教学的提案》,这也说明了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了。而书法教学的恢复,只是一个开端。

    我们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更多的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

                                                                                                    2011年5月1日寇建军于问古斋

 

 

发表于2012-12-22  
首页 | 画廊简介 | 问古斋书画 | 文玩杂件 | 艺术观点 | 历代名作欣赏 | 最新资讯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地图